采矿业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如何解决重要性与实践行动不匹配的问题?

目前,大多数全球最大型的矿业公司都在其可持续发展报告中提到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少数几个表示与所有17个SDGs目标有紧密联系的行业都采取了此类行动,这一举措令人鼓舞。然而,与SDGs相关的许多报告都还较为肤浅和表面,且令人担忧的是,公司几乎没有公开报告其对实现SDGs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公司故意粉饰自身对SDGs的影响,但如果报告存在失衡的现象, 公司就一直会受到“SDGs洗白”的指控。除了报告之外,鲜有证据表明大型矿业公司正在采取实际措施,以促进SDGs的实现。



距离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仅剩10年时间,负责任采矿基金会(RMF)和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投资中心(CCSI)发布了最新报告,介绍了大型矿业公司目前为将可SDGs纳入其业务战略,并采取积极措施推动实现这些目标所做的工作。该报告是继2016年《景况:推进采矿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将采矿业与SDGs相结合后的又一成果。报告认为,大多数矿业公司采取了必要的战略措施,但在推动实现SDGs方面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报告的重点是大规模采矿业与SDGs之间的相互联系,手工和小规模采矿部门也有着诸多相似之处,这一部门同样对所有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具有潜在的积极和消极影响

本报告在负责任采矿基金会编制的《负责任采矿指数2020》(RMI _2020) 结论的基础上,得出了公司所采取的SDGs行动。RMI 2020报告评估了38家大型矿业公司的政策、实践和矿区行动,这些公司共占全球矿业总产值的28%左右。

在38家矿业公司的样本中,有几家公司的表现相对好于同行。但是,公司为支持SDGs而采取的措施与其对SDGs的优先级之间存在明显的不匹配。例如,目标3(良好健康与福祉)和目标6(清洁饮水和卫生设施)都是最常被列为优先事项的目标,并在重要性分析中得到突出强调,但矿业公司在这两项目标上的行动力最薄弱。

公司列为重要议题,但却行动有限的三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本研究报告深入探讨了多年来被大多数矿业公司、股东、投资者和贷款人列为 “重要 “的三个议题(社区、水和性别)的情况,它们都反映了矿业公司的行动与社会期望(即SDGs目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

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龄段所有人群的福祉

目标3是一个很好的示例,展示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在实践中如何被误解,以致公司行动与目标原意不匹配。大多数矿业公司和协会 往往将对目标3的贡献归功于其职业安全和健康(OSH)政策和实践。几十年来,减少死亡和事故一直是大多数矿业公司的优先事项和 “重要”议题。

虽然,职业安全和健康的某些方面与目标3相匹配(例如,工作场所的艾滋病、结核病和传染病、健康保险和危险化学品管理),但关于经济增长、就业和体面工作的目标8更明确地涉及职业安全和健康。就采矿业而言,目标3主要侧重于受影响社区的福祉。

许多公司虽然报告了对当地卫生基础设施和人员提供的直接或间接支持(例如,建立医院、培训X数量的护士和医生),但很难找到关于其活动对社区健康影响的具体信息。

事实上,在《RMI 2020》报告中,公司运营对社区健康影响的定期评估和披露程度,以及采取行动管理这些影响的指标是得分最低的指标之一,在38家受评估企业中,平均得分仅为8%。约有22家公司因没有相关证据,在这个指标上得分为0。

《RMI 2020》报告中与目标3相关的所有6项指标的结果,公司的总体平均得分仅为12%(见图1),其中涉及到为女性员工提供健康服务、危险材料管理、水质管理和空气质量监测等行动。

可持续发展目标6:为所有人提供水和环境卫生

目标6也对采矿业提出了挑战。与目标3类似,矿业公司经常在社区水和卫生项目中宣传其对目标6的积极贡献,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公司系统地解决其对水体的潜在不利影响,或披露其业务在矿区和下游产生的水质影响数据。

这一点尤其令人担忧,因为根据标准普尔全球(S&P Global)的数据,目标6是矿业公司面临负面影响风险最高的三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与目标14:水下生物和目标15:陆地生物并列)

值得注意的是在河流、湖泊或海洋环境中处置尾矿(采矿废物)对目标6和目标14都存在威胁,但在《RMI2020》报告中只有一家公司能够证明其已正式承诺不使用这种处置方法。其他37家公司没有展示出任何此类承诺的证据,而且至少有8家公司仍不断向河流或海洋环境排放尾矿,或将其储存在海底。

总的来说,许多公司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证据表明其采取了以下措施:减少对水质和水量的不利影响;披露矿区的水质数据;与其他用水者协商制定和实施水管理战略。

《RMI2020》报告中与目标6有关的所有7项指标的结果,各公司的总体平均得分仅为14%(见图2)。

可持续发展目标5:实现两性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

多年来,性别不平等问题一直被列入矿业会议、活动和研讨会的议程。接受评估的半数以上的公司报告中都可以看到目标5的图标。但《RMI 2020》报告的结果显示,在最关键的地方缺乏行动。

缺乏有关性别平等的措施,与矿业公司经常在其改善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性别平衡的方案中提到其对目标 5的积极贡献形成鲜明对比。虽然这些方案很重要,但各公司在避免对其采矿工人和受采矿影响的社区内的性别平等产生不利影响方面的行动仍有所欠缺,这些行动涉及更基本的问题,例如确保女性员工有适合其性别的个人防护设备,或确保女性领导的企业不被排除在当地采购支助活动之外。

总体而言,矿业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说明采取了哪些措施:保护女性员工免受骚扰和基于性别的暴力;确保为女性员工提供适合其性别的个人防护装备;在受采矿影响的社区进行性别影响评估;将女性企业家和女性领导的企业纳入当地企业发展和当地采购支助活动。《RMI 2020》报告中与目标5相关的所有9项指标的结果,各公司的总体平均得分仅为11%(见图3)。

令人鼓舞的领先实践和透明度措施的示例

• 在巴西的Serra Azul矿区,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通过工作中的健康和安全共同责任概念制定了一项方案,旨在提高员工对滥用酒精和其他药物对职业安全和一般健康问题的后果的认识。所有员工和管理层都参与其中,酒精和毒品测试的阳性结果大幅下降,最终减少了缺勤和损失天数。(目标3)

• 在澳大利亚的Mount Isa矿区,嘉能可公司(Glencore)开发了一个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一个在线实时空气质量门户网站,使社区能够获取到全面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目标3)

• 2015年,智利铜矿公司(CODELCO)通过了一项性别多样性战略,采取的一些实际行动包括,修改基础设施,为女性(包括孕妇)和男性提供安全、卫生和舒适的条件,如单独的更衣室和浴室、满足哺乳期需要的房间,以及与性别相符的个人防护设备。(目标5)

• 安托法加斯塔矿业(Antofagasta)在智利的Los Pelambres矿区提供了矿区周围7个地表水和3个地下水监测点的在线数据,监测地表水和地下水中的铜、钼、大肠菌群、粪便大肠菌群和硫酸盐含量(以及地表水中的铁含量),为期十年。(目标6)

建议

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就像一面镜子,为公司在其矿区周边及其业务所在国的发展和变革起到推动作用。有鉴于此,鼓励各公司考虑采取以下实际步骤,从而表明其对SDGs的承诺和行动。

1. 表明将负责任采矿作为经营模式。 公司可以在SDGs问题上表现出自身的领导力,以此作为常规经营模式的一部分,而非额外工作。

2. 提升可持续发展问题的管理级别。将可持续性问题引入高级管理层,从而强化治理、问责和信号传递。考虑由首席执行官兼任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3. 为可持续发展部门配备资源。
在公司和业务层面上为该部门配备足够的人力物力,使其具有足够的影响力,从而在整个组织架构中营造可持续发展的势头。

4. 展现出果敢的领导力,吸引有志之士。
长期来说,公司在解决经济、 _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以及SDGs的过程中能够对面临的风险保持开放的心态,为公司赢得更多的信任和尊重。诚实而均衡的SDGs报告和勇敢的目标,将留住并吸引有抱负、有才华的员工。

5. 将SDGs融入现有的经济、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相关的工作中。
已经制定负责任采矿政策和实践的公司可以更进一步,将SDGs切实融入自身经营战略、企业治理、以及可持续性监测和报告过程。重要的是,SDGs不是对公司在经济、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上的努力作出额外的要求;针对SDGs问题采取有效行动,可以转化为负责任采矿的有效表现。

6. 利用SDGs和指标框架,为SDGs行动制定有雄心、可衡量的渐进式目标。
SDGs是以数据为导向的指标和目标框架。不应将这些目标视为一套可供选择的“菜单”,而是应该将其看做是一个以基线为参照、以宏伟的渐进式量化目标为导向,衡量企业表现的框架,推动和跟踪其到2030年及以后的进展。

7. 将支持SDGs的实践贯彻在整个公司和所有业务中。
公司可以学习其他公司的良好实践,并在自身业务组合中推广良好示例。正面的案例研究鼓舞人心,但即便在同一公司的不同矿区之间,也需要将其作为标准实践加以复制和规范化。

8. 披露与SDGs相关活动的公共利益数据。
公司可以主动披露:(1)通过管理经济、环境、社会和治理等问题采取的与SDGs相关的行动; (2)自身积极行动的信息、负面影响的数据和对缓解措施的解读; 以及(3)自身表现的监测结果和改善自身表现而做出的努力。

9. 借助“可持续发展目标行动十年”的势头,推动转型变革,造福社会、 _子孙后代和采矿行业。


脚注

  1.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投资中心、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联盟、世界经济论坛(2016),《初步图景:绘制采矿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http://ccsi.columbia.edu/2016/07/19/mapping-mining-to-the-sustainabledevelopment-goals-an-atlas/
  2. 美国特拉华大学(矿物、材料和社会项目)与PACT合作(2020),《绘制手工和小规模采矿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https://www.pactworld.org/library/mapping-artisanal-and-small-scale-mining-sustainable-development-goals 和 https://sites.udel.edu/ceoe-mms/
  3. 国际采矿和金属理事会(2017)《按原则采矿》,图表见https://www.icmm.com/en-gb/metals-and-minerals/making-a-positive-contribution/sdgs
  4. 参见可持续发展目标8:促进持久、包容和可持续经济增长,促进充分的生产性就业和人人获得体面工作,https://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economic-growth/。
  5. Trucost英国咨询公司(2020),《可持续发展目标: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新趋势以及可持续发展目标对公司影响的分析》, https://www.spglobal.com/marketintelligence/en/documents/sp-emerging-trends-and-analysis-05-002.pdf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